AC亞遊/仰望的視野延伸生命的廣角

  行走在美麗人間,沒人希望自己矮化成只曉得直立行進的動物;徜徉于茫茫人海,沒有人希望自己的視野只濃縮爲一個平凡的背影。對于人的生命來講,意義就在于視野的延伸。
  如果一個人一生的路都是俯首來完成的,那麽你可以將其定義爲平庸,因爲即使在坦蕩無涯的大路上,他收獲的只有寂寞和平凡而已。無數人間景色都被他抛于天外,所以突破生命的瓶頸,在于擴展你的廣角。
  將更多的精力傾注于自己的世界,也許是人本性的使然,縱使你幸福如生雲端,但你生命的意義早已被壓縮成一線天。而有的人將生命的始終貫穿于對全人類無盡的愛,他們令人折服的生命視野,令吾等小輩自歎弗如!
  還記得當年特蕾莎修女接受諾貝爾獎時那令人回味的一幕。這位年邁的修女沒有想到自己在一夜之間成爲富翁,他用行動踐行著來自天主的諾言,她設立臨終關懷院,爲全世界處于生死邊緣的人們洗禮。她爲臨死的乞討者那雙長滿蛆蟲的雙手做處理時,她那認真而仔細樣子和乞討者的微笑,構成了全人類最動情的一幕,她才是聖女的肉身。
  特蕾莎的視野沒有國界,在她眼裏,天下所有的苦難者都是她照亮的對象。她的視野是廣博而宏大的,她的生命由此而延伸,她的價值在全人類得到共享。
  因爲擁有廣闊的視野,孫中山不會置處于水深火熱的大衆于不顧;因爲擁有廣闊的視野,馬丁•路德•金不會讓自己的黑人兄弟受到各種歧視。因爲有了廣闊的視野,才有了顧炎武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的壯言,才有了範公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的千古絕唱。
  是的,生命的意義不應該被定義爲平凡,生命的視野不應該被縮集于狹隘的私人空間,生命不應該俯首,更多的是需要AC亞遊們去仰望。無際的天空,崇高的品質,人類的良心,總會引導我們去延伸我們的生命。
  站于礁石,縱橫四海,收盡天下興亡多少事,品察多少人間疾苦,體味多少深明大義,仰望過多少道德豐碑!AC亞遊們的視野由此展開。
  視野的廣度,決定你行動的力度;視野的廣度,決定你仰望的高度;視野的廣度,決定你生命的深度!擴展你的視野,延伸你的生命,世界由此美麗!

   沒有人比李致新更能深刻地體會到“協作”含義。  
  從1988年到1999年的短短的十二年,李致新完成了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壯舉,與黃金搭擋王勇峰一起成爲最先登上七大洲最高峰的中國人。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他說:“一個人在自然面前是微不足道的,但由人組成的集體能夠克服人們意想不到的困難。”  
  不是有“同舟共濟海讓路,號子一喊浪靠邊……”這樣一首歌嗎?  
  其實啊,人們協作的領域何止在挑戰自然、挑戰極限方面呢?不久前,一條科學界消息再次引起世人關注:中、美、日、德、法、英六國科學宣布,他們繪制出了比去年六月的人類基因組“工作框架圖”更爲完整、更爲准確清晰的人類基因組圖譜。這不是六國科學家協作的成果嗎?不僅科學家們在合作,當年人體內3萬至4萬個基因也甚明事理,彼此分工合作,組成了據說是地球上最聰明的動物——人,又爲這個地球增加了一個物種,其功績實該彪炳史冊!  
  不久前,不,該說是上個世紀了,還有個時髦話題,那就是:全球化。據說一架波音747客機需要一萬多個零部件,其中的絕大部分是非波音公司獨自生産或者美國國內公司提供的,而是來自世界各國的衆多公司,特別是新加坡和韓國,咱中國還爲他們提供飛機的平衡尾翼呢。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零部件齊集美國,由波音公司組裝。隨著經濟的發展,分工越來越細,合作互補越來越密切,國與國之間、企業與企業之間就會像波音公司與各零部件生産公司的關系一樣,表現出更大的依賴性,世界便逐漸成爲人們所說“地球村”。  
  說到“地球村”就讓人感到罪孽深重。瞧瞧吧:汙水橫流,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因子。風一吹,來自撒哈拉的“金子”滿天飛。人們就是只穿一件薄如蟬翼的中國特産綢衣,也覺著這天好像在蒸包子。看吧,這就是人類和自然不合作的惡果!真是罪過。  
  好在,這個問題已越來越被人重視,各國正加緊合作,共同研究實施保護環境的計劃,但願人類的協作,以及與自然的合作會讓上面的圖畫消失吧!